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174417.com >

中国年轻人性生活更少了得性病的人却更多了

发布日期:2019-11-26 20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最近的社交网络上,某企业大佬的家事,让“梅毒”这个平时人们难以启齿的词汇,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了网友眼前。

  大佬对患梅毒的事实供认不讳,并声称是在浴池意外染上,不想“惹大家想入非非”。

  不想入非非可就难了,年轻网友们一时“人人自危”,纷纷担心洗澡搓破皮、跟别人共用毛巾也会染上梅毒。

  这个概率真的好比中彩票头奖。梅毒病原体体外生存条件苛刻,在干燥、高温、日光和肥皂水等环境下就能被秒杀,更何况澡堂子。[1]

  同时,90%以上的梅毒都是通过性行为传播,少部分通过血液及母婴等,日常接触根本不会传播。[2]

  换句话说,只要不发生性行为,患上性病的概率就非常低。而性生活越来越少的中国年轻人,似乎并不太需要担心患病的问题。

  2018年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,中国没有性生活且单身5年以上的上班族比例高达30%。[3]

  没有性生活的年轻人,到底是“睡自己都快没时间,哪有时间睡别人”,还是已经到了色即是空的化境?

  答案的天平可能正在倾向后者。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持的一项全国性调研显示,年轻人正愈发觉得:性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,且枯燥。

  这可不全是单身贵族的贡献,不论是单身狗、小情侣还是已婚年轻夫妻,越来越多年轻人正在失去“性趣”。

  2000到2015年,在18岁到29岁的年轻人中,男性没有“性趣”的比例从4.8%上升到了12.1%,没有“性趣”的女性则从12.8%上升到了27.3%。

  就算是有同居对象,或者已经成婚,每月发生性关系少于一次的比例也在迅速增加,男性从7.6%变成了10.2%,女性从3.1%攀升至14.3%。

  他们宁愿从中寻找乐趣,也不向同眠的伴侣索取快乐。2015年的调查数据显示,已婚或同居期间上年过的比例,女性达到12.9%,而男性高达42.6%,都比15年前翻了一番左右。

  对性生活了无期待与热情的一个重要原因或许是:快节奏生活中的焦虑,正在同时侵蚀年轻人对性生活的态度。

  年轻人平日里忙到996,要焦虑某呗随时套走刚到手的工资,回到家却还要焦虑自己“行不行”。

  据统计,2000到2015年,一直有近一半的年轻男性担心自己“性表现”不好,有这一担心的年轻女性则从39.5%大幅涨到了64%,看起来压力不小。

  假装性高潮是伴侣常做的事。根据调研,“发出声音”和“加大动作”是最多人的救急“演技”,总计占到56.5%。[4]

  而就算在这种极为亲密的时刻,不少人的心里想的却是别人。调查显示,2015年时,5639cm港彩高手论坛,接近2/5的男性和1/5的女性会在发生关系时幻想别人,学历越高的人越擅长于此。[5]

  此外,男性假装性高潮的比例从32.3%上升到46.5%,女性则从41.2%到50.3%,相当于无论男女,几乎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在性生活中不能让伴侣感到满意。

  日子久了,要是性伴侣总“不太行”,年轻人难免厌烦性生活。做社畜已经够难了,难道回家还得继续逢场作戏吗?

  和长辈们年轻的时候相比,如今的年轻人越来越“清心寡欲”,但至少看起来有一点好,性生活少似乎可以远离性病。

  官方数据披露,近年来10-29岁的青少年各类性病的发病率都呈上升趋势,包括梅毒在内。而淋病发病率在长时间的下滑后,重新冒出回涨苗头。

  淋病的耐药性是性病增加的原因之一。有专家认为,淋病病株发生了变异,以往适用的抗生素现在不易治愈,使淋病卷土重来。[6]

  但性病发病率升高,主要还是因为很多年轻人在发生性行为时没有采取安全措施。

  年轻人不是都快没有性生活了吗?可是,只要发生过一次高危性行为,就比发生几十次有预防措施性行为的风险还高。

  中国疾控中心进行的一项对全国312,016名大中学生的大型调查显示,低龄学生使用安全套的情况实在令人忧虑。

  2010到2015年间,15-17岁学生首次发生性行为时未使用安全套的比例高达60.2%,而他们最近一次与固定性伴侣、临时性伴侣和商业性伴侣发生性关系时未使用安全套的比例分别为50.5%、59.6%和58.1%,全数过半。

  虽然伴随着成长,不使用安全套的比例在18-24岁群体中有所降低,可一旦在最脆弱无知的时候悲剧已然,迟到的性安全意识救不了为时已晚的感染。

  世界卫生组织警告,中国很多年轻人“没有掌握足够的知识和信息来保护他们远离不安全性行为的风险——如:意外怀孕、性传播疾病——有时后果极为严重。”[7]

  性生活少了,性病反而多了,听起来像悖论,但这恰恰是年轻人性自由观念的一体两面。

  性是人类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之一,虽然污名化的情况正在好转,但中国人对待性的态度依旧暧昧,黄段子可以讲,人流广告满大街都是,正儿八经谈性的时候又十分害羞。

  性知识匮乏和生理卫生知识不足,为性病的传播埋下了隐患。而在网络时代,欲望资源唾手可得,各种社交软件在方便了人类沟通的同时,也让性的可得性超过了过去任何时候。

  高风险的性行为也在变多。通常人们认为性工作者才是最危险的性病感染源,但学者研究发现,非商业化的、发生在普通人之间的不专一性行为才最可能诱发性病。

  影响性病发生的显著相关因素中,除了吸食新毒品,其余五项都是不专一性行为,包括群交、外遇、换偶、一夜情等。

  对性的态度更加开放,软件交友的普及,让不专一的性行为正在变得越来越多。性伴侣增多,又不懂得防护,性病发病率增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  据调研,www.138246.com,2000到2015年,男性终生累计不止一位性伴侣的比例从23.6%升至56.5%,女性则从9%上升到了30.5%。

  “从一而终”大比例退出历史舞台,这无可厚非,因为在寻找真爱这条路上,现代人拥有了比以前更多的时间与机会。

  可婚内或恋爱关系中有外遇总是解释不过去的。15年过去,曾有婚外性伴侣的夫妻比例已经翻了3倍,丈夫从11.8%涨到34%,妻子从4.1%到13.4%。

  更有趣的是,夫妻双方都有过或可能有过外遇的情况跟妻子一方的数据十分接近,令人怀疑妻子的外遇行为多是在得知丈夫出轨后的报复行为。

  此外,群交、换偶、一夜情和找性工作者等性行为比例也都大幅攀升。如何发生性关系是自己和伴侣的事,只是中国年轻人身体上往前走了一步,性安全知识却还没跟上。

  [4] 潘绥铭. (2013). 性之变: 21 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.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

  [5] 潘绥铭. (2017). 2000-2015年中国人的“全性”:四次全国总人口抽样调查的主要数据分析结果. 香港: 1908有限公司.

下一篇:没有了